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连接名校和县城中学的屏幕 是否在改变学子命运?

2018-12-23 22: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直播屏幕”与学子命运 数百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屏幕,与西南地区最好的高中之一成都七中同步上课。而这一块连接都市名校和县城中学课堂 ...
  “直播屏幕”与学子命运
  数百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屏幕,与西南地区最好的高中之一成都七中同步上课。而这一块连接都市名校和县城中学课堂之间的屏幕,是否在改变学生的前途命运?

  12月18日,禄劝一中,晚自习期间,历史老师把高三文科培优班四名历史成绩偏弱的学生集中在一间空教室里为他们补课。
  被寄予厚望的尖子生
  宿舍里,李维国一遍又一遍拨打着妈妈的视频电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始终没有收到另一端的应答。
  “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什么时候上下班。”窗外的光照亮了这张紧绷的脸。爸爸去世后,妈妈就去了昆明务工,此后再也没有见过她。
  李维国是云南禄劝一中高三文科培优班的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年级数学测验第二名考116分的时候,他考了148分。
  去年,李维国曾考上一所211大学,但最终选择复读。他认为,只有考上北大、清华才能迅速让家中脱离困境。

  12月19日,禄劝一中,晚自习时,同学们将晚上看成都七中英语课视频中不懂的问题写在纸条上交给课代表,由课代表转交给英语老师。
  李维国所在培优班的30名学生,都是尖子生中的尖子。高二升高三的时候,他们通过考试从全年级的直播班和普通班中脱颖而出,争取到了享受最优质教学资源的机会,同时也被校方和家长寄予了最大希望,考出好成绩,为禄劝争光。

  12月19日,禄劝一中,李维国坐在宿舍里给妈妈打视频电话,但是妈妈没有接听。
  面对屏幕学习突然迷失
  刘海洋自侃是个懒人,不是块学习的料。在目前就读的禄劝一中普通班,成绩能排进前十名,自我感觉良好。此前,他也是直播班的学生。
  中考时,刘海洋以390多分的成绩进入了直播班(进入直播班的分数线为385分)。直播班全部使用成都七中的上课信号,教材和试卷亦全部与之同步。每班每年的直播课程费用(文科一年6万,理科一年7万)由教育财政支付。
  其他学生挤破头想进的班级,却成了刘海洋噩梦的开始。

  12月20日,禄劝一中,刘海洋被抽到上台听写单词。他之前在直播班成绩垫底,现在在普通班排名前十。他说自己压力没那么大了。
  面对一块陌生的屏幕,性格腼腆的刘海洋突然在学习中迷失了。上课的时候没有人管,听不懂的地方一闪而过,下课不好意思请教老师,积累的疑问越来越多,导致后来上课就像是在听天书。
  “喝咖啡都止不住困,最后只能生吃咖啡粉。”一学年后,刘海洋申请从直播班转往普通班。

  12月14日,清华大学,曾楷徽现在已经习惯了北京的生活。他高中三年在广西平果中学的直播班学习。
  直播教学曾被认为改变当地
  曾楷徽大学隔壁宿舍的一位同学就是他成都七中的同学,只是两人之前从未见过。

  12月19日,禄劝一中,直播班上课时,老师会站在教室后面拿本子记录,学习成都七中老师的讲课方法。
  毕业于广西平果中学的曾楷徽,是该校第一届直播班的学生。2018年,当他以省理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时,母校以及百余所与平果中学一样的远端学校都炸开了锅。直播课程,似乎改变了当地的教育状况。
  曾楷徽并不这么认为,他只相信学习方法和个人努力。他在初高中阶段的成绩一直不错,考试发挥失误也只是让第二名将分差从50分缩小到30分。直播课程开了一扇窗,让他多了一条学习途径。
  来了清华之后,曾楷徽才发现,同学们都是各路大神,不是数学奥赛铜牌就是物理竞赛冠军。自己那位成都七中的同学虽然不太上课,但是什么都会,考试还比你分数高。
  曾楷徽依然如高中时那样,每天上课写作业,课余就去网上找感兴趣公开课看。同学们喊他“曾神”,说他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影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7 15:37 , Processed in 0.23438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