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年后拦路打老师”事件:涉事双方都称是受害者

2018-12-23 22: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记者 何利权 12月21日深夜,河南省栾川县雷湾村一栋两层楼房中,屋主常海丰(化名)和邻居们挤在客厅里抽闷烟,根据上午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
  记者 何利权
  12月21日深夜,河南省栾川县雷湾村一栋两层楼房中,屋主常海丰(化名)和邻居们挤在客厅里抽闷烟,根据上午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他33岁的儿子常浩(化名)因涉嫌寻衅滋事罪,此时被关在12公里外的栾川县看守所。
  此前,常浩“20年后拦路扇老师耳光”的相关视频在网络上疯传,“声讨”常浩和老师者均有,常海丰一家乃至整个雷湾村都被卷入舆论漩涡。
  现在,小小的客厅也不时陷入“争吵”。有邻居说,不管怎样,打人确实不对……话未说完,有人接茬,打人是不对,但也有“因果”。
  被打者张某目前尚未公开对外发声。12月22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栾川实验中学老校区(今为栾川实验五小所在地)对面的一栋家属楼中见到了张某的妻子。她说,此前自己并不知道张某被打一事,直到最近在网上看到视频。“叫学生打成那样,我在网上看见了,心痛。”“我们也是受害者,太冤太屈”。
  常海丰几乎一夜没睡。22日凌晨,接到儿媳妇从杭州赶回栾川处理常浩被拘一事的消息,他起身前往县城,同儿媳等亲友碰面,当天下午再回到家中已是疲惫不堪。“其实都是受害者。”常海丰多次强调,孩子打人不对,只希望这件事尽快平息,哪怕是抓去关几天,或则赔点钱,都认了。
  20年后的偶遇
  邻居潘洪(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已不记得帮常浩拍摄“打张某”的视频是在农历6月初(阳历7月)的哪一天了。那时临近暑期,淘宝服装生意难做,本在杭州开淘宝店的常浩回老家玩,像以前一样约潘洪去钓鱼。两人开车从雷湾村出来,走了不到一公里,想起有渔具没带,便在路边等着,打电话请村里的“小伙伴”送来。
  潘洪回忆,当时他和常浩正拿手机看钓鱼的视频,这时一名身着短袖、牛仔短裤的谢顶中年男子骑电瓶车而来。“我好像看见曾经打我那个老师了。”常浩将手机交给潘洪,说如果真是那个老师,就录视频。说完这些,常浩往骑电瓶车男子方向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问“开始录了吗”,似乎确认了该男子的身份。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被视频记录下来,部分视频在几个月后以“男子拦路打老师”的标题在网上传播。 “你是不是张某?还记不记得我?”常浩大声斥问张某,不等回答,一个巴掌打在后者右脸。之后又绕到电瓶车另一侧,继续追问“以前咋削我,还记不记得?”,又是一记耳光。
  当时拿手机拍摄的潘洪称,张某当时似乎有点“懵”,面对突如其来的耳光,也不怎么拿手去挡,有时会轻抚常浩手臂,叫他“兄弟”,说“消消气”,“我给你道歉”“以前年轻气盛”。
  在网上流传的1分9秒视频中,常浩共打了张某4记耳光,期间夹杂着脏话和语气愤怒的质问。而据潘洪讲,自己录的完整视频应是9分多钟。
  潘洪和后来赶到的他们的另一个朋友向澎湃新闻证实,过程中,镜头外的潘洪多次劝说常浩“差不多了”,周边群众也围了过来,说“消消气,说出来就好了”,试图将常浩和张某拉开。“这口气憋了十几年,每年想起来我都会做噩梦……你打学生可以,但不能因为他家里没钱,就削他。”常浩说。录制到9分钟多,潘洪关掉了视频,之后不久,张某骑车离开。
  当天,两人仍然去钓鱼至晚上11时。潘洪说,其间常浩显得颇为平静,“没有什么夸张表情”,只是拿着录制的视频看了多遍,向潘洪讲述张某当然如何欺负他的往事。事后,常浩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心里放下了好多”,继而有朋友问他,是不是遇到了曾欺负他的老师。

常浩(化名)为家里建的楼房。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打人者的辩解
  潘洪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半年后,裁剪后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引起轩然大波。12月16日下午,潘洪在微信群里看到了这段视频,当即给常浩打去电话询问,常浩说已有同学告诉了他视频的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上网了”。
  看过截取后的1分9秒视频,有人将常浩称为目无师长的“暴徒”。12月19日,常浩先后在贴吧中发了短文和视频辩解。
  “当时我只是上课瞌睡,他让我蹲在讲台下面,我蹲下,然后就是踹头10多下……他踹我头的画面从那个时候跟到现在,折磨了我多年。”常浩提及,这紧紧只是开始,“这个我会忘吗?不可能,对我的无故打骂从来就没有停过。”
  潘洪说他曾劝过常浩,把手机里的7月份拍摄的视频删了,千万别被人传到网上。常浩则称,这视频是“拍给女儿看的”,而在同张某对质过程中,常浩也有提及,“过不了娃子这关”。
  常浩在贴吧中的文章中说,“张某在其心里埋下的是仇恨的种子”,即使过去20年依然忘不掉,当“为人父”之后,“过不去这道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个被别人踩在脚底下随意蹂躏的人,我怎么保护我的女儿……我要为那个13岁的我讨回公道。”
  潘洪说,他不太支持打老师的行为,但能理解常浩的“愤怒”。两人一块儿玩的时候,他曾多次听常浩提起“有老师欺负了他”,这么久了一直放不下。这些年每逢教师节,常浩“睡不着觉”,都会在朋友圈里发状态,祝老师们节日快乐,却在最后提到对张某的恨意。
  年长常浩几岁的邻居常仁峰告诉澎湃新闻,最近几年也几次听到常浩提及遇到张某会“打”。“听他这么说,我们当然会劝。”
  村民眼中的打人者
  常海丰此前并不知道儿子和张某的“恩怨”,他对澎湃新闻说,直到刷新闻时,发现常浩打人的视频,他打电话去问,常浩这才讲了初中受欺负的事儿。“当时就批评了他,无论如何打人是不对的。但孩子说‘爸,你不知道,当时他把我打的太狠了,我都不敢和你说,到现在都还有阴影。’”这是常海丰第一次听说孩子在学校里曾被老师殴打。
  常浩少时生活在单亲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凭着成绩优秀,进入栾川实验中学就读,平时多住在县城里的姑姑家。他家邻居称,由于性格原因,父子俩其实有些“隔阂”,加上常海丰比较严厉,常浩在学校受了欺负,也不跟家里讲。
  彼时,常海丰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越闹越大。12月19日下午,派出所民警上门告知常海丰,常浩打老师的视频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他们让我给常浩打电话,叫他回来,一起协商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听闻情况后,常浩说会买第二天一早的高铁票回去,并讲了时间和车次。次日中午,杭州警方在杭州东站控制住了常浩。
  “我的孩子回来就是为了接受调查的,没想过要逃。”常海丰说。21日上午,他拿到了《刑事拘留通知书》,得知儿子已经回了栾川,正在离家12公里外的看守所里。
  常浩的境遇令雷湾村的乡亲们颇为担心。网上流传的一份请愿书显示,一百多名村民签字、摁手印,证明常浩在村中做了诸多善事,希望得到公正对待。当澎湃新闻问起签名是谁发起的,多名村民说“全是自发的”,又追着记者一再强调,“常浩是个好娃子”。
  从一所三本院校毕业后,常浩曾在郑州打拼数年,2011年左右前往杭州做起淘宝服装生意,此后日子过得颇为顺畅,给父亲盖了一栋两层楼房。邻居们眼中,常浩现在有能耐了,不仅孝顺,也没忘了乡亲。
  跟常浩同岁的潘乐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一件外套,称这是常浩往年送的,“村里同岁的伙伴都有”。不仅如此,常浩也时常寄一些衣物到村里,谁有需要就去拿。村里不少生病的老人,常浩都掏过钱帮忙。村民常会斌则称,常浩将村中不少年轻人及同学带去杭州做服装生意,包括自己。
  “别的不说,就说我吧。听说常浩出事后,我特意从一百多里外的矿山赶回来。这是为啥?”一位大爷说,自家经济不好,此前有次“年都过不下去了”,常浩二话不说,给了他一笔钱。另有一名大爷则称,自家娃子和常浩小学同班,2016年进货时不小心撞死了人,拿不出10万元赔偿金,常浩主动打来10万元。
  常浩还在雷湾村对面山坡上种了一片樱桃,交给潘乐打理。“谁吃都中。”潘乐说,樱桃就是给村民们种的,闲逛着上山了,摘了吃就是。常仁峰则提及春节举行的“运动会”:自己组织,常浩出钱,项目包括乒乓球、拔河比赛、象棋比赛等等,奖金50元至200元不等,有时也有洗衣粉和肥皂。
  村民们也谈及常浩对某位高中老师的照顾:该老师生病了,同学们组织募捐,常浩拿出1万元。大家据此认为,常浩不是“目无师长”的人。常海丰也提及,常浩爱打篮球,在家时经常约高中老师打球,2016年结婚时,也有郑州来的大学老师参加。
  12月21日晚上,常海丰和邻居们的深夜谈话达成了一个“共识”:打人确实过激、不对,但事出有因。“其实(双方)都是受害者。”常海丰多次强调,孩子打人不对,只希望这件事尽快平息,哪怕是抓去关几天,或者赔点钱,都认了。

栾川实验中学原校舍,现为一小学所在地。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被打老师妻子:太伤心
  被打的栾川实验中学老师张某目前尚未公开对外发声。12月22日下午,澎湃新闻在栾川实验中学老校区(今栾川实验五小所在地)对面的一栋家属楼中见到了张某的妻子。
  “他在家庭中待孩子、待我,从来都是挺和睦的,老实人、实在人,工作上兢兢业业,相信不会有踹学生这种事情。叫学生打成那样,我在网上看见心头都痛。作为受害者家属,太伤心了。”张某妻子说,自己刚从外地回来,没有见到张某本人,“电话关机、联系不上”。现在视频传开了,网上都是“一面之词”,“我们也是受害者,太冤太屈”。
  12月19日,栾川县实验中学校长王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曾称,12月16日下午,校方注意到,多个微信群中出现张某被殴打的视频。“我们当即向他求证,是属实的。”随后,栾川县实验中学向栾川派出所提交《举报控告书》。
  王全称,目前,张某情绪不稳,但仍坚持上下班;事发时是7月底,暑假期间,所以校方也不知情。因为张某自觉并不是光彩的事,他甚至向妻子隐瞒了被打一事。
  12月21日晚上,栾川实验中学放假了,校门外三三两两的学生等着家长来接。当澎湃新闻问起是否认识张某老师时,学生们笑笑,说“别问啦,现在的老师哪还敢打学生啊”。其中一名男生说,此前一次考试时,张某曾监考过,“看着挺严厉,但也不乱来,只是例行公事”。
  栾川县教体局信访部门及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经了解,近年,该局并未收到针对张老师殴打学生的举报。栾川县教育体育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21日下午曾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被打的老师张某仍在学校上课,至于其是否曾在教学中有违背师德的行为,有待调查。“既然公安部门介入,会对常某打人的前因后果做个了解。”
  栾川网信办相关负责人称,注意到了不少网友对于常某打人原因的关注。“目前关于此事的具体细节,栾川县公安部门正在依法全面调查中。”该负责人称,被打老师确在学校上课,“情绪比较低落”,对于常某反映的问题,县教体局也在调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0 09:08 , Processed in 0.421886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