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闻发言人制度15年 王勇平自嘲做好“反面教材”

2018-12-23 22: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12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新年记者招待会,发布了2019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新闻发言人名单,236名新闻发言人集中亮相。自2004年

  12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新年记者招待会,发布了2019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新闻发言人名单,236名新闻发言人集中亮相。自2004年开始,每年年末都要发布新一年新闻发言人的名单,今年已是连续15年发布。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背景下,离不开政务信息公开及整个社会更公开更透明这样一个变化。
  在第一批的发言人当中有卫生部的毛群安,铁道部的王勇平,教育部的王旭明,公安部的武和平等等。他们是拓荒者,也是实践者,更是出色地为政府新闻发言人打了一个好样子的奉献者。他们都是既要面对国内的记者,也要面对国外的记者。
  毛群安:非典临危受命

  从2003年非典期间临危受命成为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4年。当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在中国肆虐,仅内地就有26个省市、自治区相继出现疫情,5326人被感染。那个春天,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病毒,谣言与恐慌在白色口罩之间蔓延,中国公共卫生体系也因为疫情发布滞后遭遇强烈质疑。

  2003年4月20日,卫生部决定实行疫情一日一报制,学医出身的毛群安被突然推到新闻发言人的位置,一个临时组建的三人团队,每天在直播镜头前面对全国观众发布疫情。
  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局长、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 毛群安:我当时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经过培训。所以应该说是边干边学,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一套疫情直报的系统,我们是要靠人工把这个信息一层一层地统计,有时候经常到我们快发布的时候,还缺那么一两个地方的疫情信息,所以我们就非常着急。
  2003年5月2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首现零记录。到2003年6月24日下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对北京实行“双解除”,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从当年的4月初到6月24日,卫生部连续举办了67场新闻发布会,是举办新闻发布会最密集的时期。非典阻击战的阶段性胜利背后,是疫情直报系统和卫生应急体系的初步建立,中国全面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也由此开始。
  王惠:北京奥运讲好中国故事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全世界目光集中在这里,而除了关注赛场上的拼搏,各国媒体获取信息的途径,自然就是每天数场的新闻发布会,而这样的会场,就是时任北京奥组委新闻发言人王惠的主战场。

  如果说2008是中国的奥运时间,那么,属于王惠的奥运时间,其实始自于2000年,从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岗位,调任北京奥申委新闻宣传部副部长的王惠,担起了让世界了解中国了解北京的重任。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原主任 新闻发言人 王惠: 当时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北京占了国际社会的媒体的关注度70%,但是非常遗憾,这个70%关注北京的里头,我们如果把这个舆情一分析发现,负面的又占了70%。当时的北京很艰难,国际奥委会委员投票委员115人中间来过的人只有15个,而且他们都还是很早来的,对北京的印象很不好。那么这时候怎么办,我们要说服他们接受北京这个城市。他不了解,我们就要找一个桥梁,这个桥梁是什么?媒体。
  为了让世界了解真实的北京,北京申奥委邀请众多国际社会的主流媒体到北京采访,并提供菜单式服务,制定了七套采访方案供境外媒体自由搭配,想看什么想问什么自由发挥。
  奥运会前后数百场新闻发布会,王惠与国际媒体记者之间的交流越发熟练,在最后一场北京奥运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美联路透法新三大通讯社的记者还特意找到王惠,热衷于提出尖锐问题的他们,表示希望可以给北京奥运的新闻媒体服务也颁一枚金牌。2000年申办北京奥运,2008年成功举办奥运会,再到2015年申办冬奥会,15年间,中国、北京, 有了更自信的形象面对世界,也学会了用更平和的态度语气向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
  王勇平:做好“反面教材”
  2015年,王勇平退休,他接受中国传媒大学邀请,担任新闻发言人研究中心联合主任,常与现任、曾任国家部委资深新闻发言人一道,出现在培训新闻发言人的课堂上。每次上课,他穿戴整齐,不拿讲稿,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而在新闻发言人实战演练评析课上,学员们的着装、遣词造句、问答技巧、甚至微表情管理等,都成了他审视学员表现的重点。
  在无数堂新闻发言人的培训课上,王勇平从不忘拿自己开刀,常称自己是“反面教员”,他觉得自己曾经的表现细节乃至错误值得学员反思。2011年,他还是当时的铁道部新闻发言人,7月23日发生温州动车事故,人员伤亡惨重。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所以他把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主要是便于抢险,目前他的解释理由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正是这句“我反正信了”,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也成了他一生中无法抹去的标签,他从此再也没有踏上发布会台。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进入发布会会场之前,我跟我爱人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我说今天晚上这场发布会,可能跟我平常开的发布会会不一样。因为这是一次关于灾难方面的一次应对,而且我说这次发布会很可能是现场直播。我说你们就不要看了,我说你们实在要看一定不要让妈妈看,我的母亲80多岁了,我怕她担心。所以应该说之前我对这个可能会出现的一种严重的局面,还是有一定的把握。
  发布会上王勇平多次鞠躬致歉。他解释,动车头被埋是为了扩展工作面,为了增强信息可信度,他才有了“相信”论;在回答为何救援结束、却在拆解机体时发现幸存者,他说了“奇迹”论。十几个问答中,偏偏这两句话迅速在网络引起哗然。舆论风暴中的他不久被外调波兰。
  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对王勇平当年的选择和担当给予了更多理解和尊重。因为课堂上亲切、平等的现身说法,他成为最受欢迎教师。但这次动车事件,还是给人留下了发言人群体容易成为当事人的印象,发言人被看成高危岗位。发言人不发言,新闻发布工作一时陷入低谷。
  白岩松:在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他主持了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之后的直播节目当中我批评了他的一些话。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是我非常尊敬的新闻发言人,因为他一直在探索并且敢担当,因此节目中的批评是对事对话,但不对人,节目播出后几天,我也跟铁道部的领导表达过对王勇平的尊敬和支持。因为我知道温州动车事故的发生,可不该是作为新闻发言人的王勇平来开新闻发布会。多年以后的2016年,中办国办下发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其中就明确规定,遇重大突发事件重要社会关切,政府主要负责人要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有了这个条款,您就明白,当时王勇平的担当角色。因此经验要总结,教训也该记住。但不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仅仅个人的身上。
  新闻发布制度向刚性约束迈出重要一步

  为扭转不愿说不敢说局面,2013年国办《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发布,明确规定,与国计民生、社会关注事项关系密切的相关职能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原则上每年应出席一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或相关负责人至少每季度出席一次。新闻发布制度向刚性约束迈出重要一步。
  落实新闻发布制度 推进政务环境公开透明

  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指出,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40年来我们实现了由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历史转变。1978到2018,时间走过四十年,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带给中国太多的改变,对于亲历这40年巨变的人们来说,日益公开透明的政务环境是其中真实可感的一个方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19 16:48 , Processed in 0.125003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