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清华教授付林科研经费案追踪

2019-1-17 23: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清华教授付林科研经费案追踪 “前段时间闹气荒,不少企业停气,限气保民用,仍捉襟见肘,近日又听说液化天然气暴涨到1.2万元一吨。忽然想到2

  清华教授付林科研经费案追踪
  “前段时间闹气荒,不少企业停气,限气保民用,仍捉襟见肘,近日又听说液化天然气暴涨到1.2万元一吨。忽然想到2014年和付林出差,在往返太原的高铁上,由他执笔编写的基于余热利用及长输技术、京津冀供热大联网的方案建议,经中国工程院呈报国家,颇具前瞻。”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原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下称“规划院”)下属能源规划设计研究所(下称“能源所”)主任工程师张世钢回忆说。
  付林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曾任能源所所长,也是北京市科委《利用电厂循环水余热的供热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课题的总负责人,2016年3月17日因涉嫌贪污罪被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刑事拘留。2017年5月19日,海淀区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付林涉嫌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
  付林科研成果转化往事
  技术构想阶段,寻找合作企业难
  张世钢提到的方案,于2014年6月出现在一份题为《关于全面推广工业废(余)热采暖,大幅缓解北方地区冬季雾霾问题的建议》(下称《建议》)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建议》中,建议人包括江亿、杜祥琬等8位院士和付林等3位科研人员。《建议》提到,“如何大幅度降低采暖供热的大气污染排放,是解决北方地区雾霾问题的关键之一……目前解决供热污染问题的主要途径是‘煤改气’,但因冬季气源普遍短缺和价格昂贵,使得天然气供热很难推广,并且天然气同样大量排放氮氧化物形成PM2.5”。
  通常,在非热电联产的发电厂,燃煤产生的热量只有40%转化为电,60%经冷却后直接排放到大气中。《建议》提到,“基于吸收式换热的集中供热技术”为工业废热向城市供热创造了条件。“对于京津冀这一北方污染较为严重的地区,可以考虑供热大联网,将这一地区的大部分电厂废热以及距离城市较近的工业废热利用起来……实现全部县城以上的城市和部分大热网周边乡镇乃至农村的清洁供热。”
  记者在采访中,多位被访者,同时也是该技术的应用相关者都表示,这项技术,从研发到应用于市场,都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付林。2015 年的巴黎气候大会上播放了一段短片,付林的“全热回收的天然气高效清洁供热技术”代表中国展示了环保科技的新成就。
  多位接近付林的受访者介绍,付林的技术构想始于2005年前后。
  2007年,付林联合多家单位申请到北京市科技计划项目“电厂余热再利用研究与示范”,后又申请到“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电厂循环水余热资源利用技术及装备研究与示范”,基本解决了科研纵向经费。
  “即使课题经费得到批准,科研也从来不是必定会成功。”课题组的重要成员张世钢说。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些构想被证实出了问题,新构想又被不断提出,付林团队面临一个挑战:科研思路调整后,试验设备将要用到吸收式换热器和吸收式热泵,预算提高到600多万元,而此前用于设备的经费只有91万元。
  张世钢介绍:“很多科研需要企业的横向经费支持,一些试验也不是在学校的实验室里能完成。以我们这项课题为例,试验设备体积庞大,需要跟工厂设备结合。”更何况付林需要的吸收式换热器,“这种设备在市场上根本就不存在”。
  付林希望通过与企业合作,由他的团队提供理论支持和设计方案,由企业投入资金、人力和最终生产。合作企业将与付林团队分享科研成果,投入市场后分享经济效益。付林的妻子曲燕介绍,付林为此找了多家企业协商,但最终无果。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有一家叫双良的企业,日后还会与他发生交集。
  诸多企业的拒绝有其自己的逻辑:设备能否生产出来没有把握,而且企业为什么要投入资金和人力?一项尚未研发出来的技术,市场潜力如何判断?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颖心看来,中国市场环境的某些方面有时很难助力科研,“所有企业都想直接去摘得那个果实,但愿意在前期就一起承担科研风险的却不多”。
  最终还是付林曾经的老师江亿院士帮了他。在其牵线下,一家合资企业同方川崎答应为付林团队加工设备,但资金、技术需要付林团队自行解决。江亿又找到内蒙古赤峰市的富龙热力有限公司(下称富龙热力),他们表示愿意赞助科研项目,并提供试验场所和相关配套。
  富龙热力隶属富龙集团,当时担任董事长的景树森是业内资深人士,集团下属的另一家企业富龙热电厂,是赤峰市集中供热的两大热源厂之一。据此前媒体报道,景树森当时认为,供暖行业急需一场革命。2008年5月富龙集团决定赞助试验研发,并支付800余万元,其中380万元用于支持试验设备的研发制造。据张世钢透露,实际赞助达到千万元级别。
  380万元是赞助还是购买设备的款项?
  在承担课题任务时,付林共有三个身份。
  首先,付林是清华大学教师。清华大学是北京市科委《利用电厂循环水余热的供热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课题的牵头单位,并代管经费,付林是该项课题的总负责人。付林作为清华大学教师,在学校有一个科研账户,用于接收国家或地方财政拨付的纵向科研经费。
  其次,付林时任规划院下属能源所所长。规划院是清华大学校办企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教师可在此公司名下设立研究所或工作室。当时,付林的科研团队除他本人有清华大学的编制,其余成员均从社会招聘而来,能源所可以解决部分科研人员的安置问题。能源所自负盈亏,所有营业收入统一划入规划院账户,并由规划院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后由能源所自由支配,主要用于人员工资。
  再次,付林是北京环能瑞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环能瑞通”)的实际控制人,该公司是2006年付林以其岳父岳母名义注册的企业。如前文曲燕所介绍,付林刚开始其项目构想时,并无企业与之合作,而能源所也不具备设计和制造设备的资质,因此只好自己成立公司。张世钢还介绍,能源所主要安置从事城市能源规划研究的人员,但不能聘用从事设备生产、调试、销售等工种的员工,所以环能瑞通也要解决团队中部分成员的安置问题。
  承担北京市科委课题的单位中包括上述3家单位,其实际负责人均为付林。
  前文提到,富龙集团赞助付林团队380万元用于试验设备的研发制造。景树森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笔原本是科研赞助的经费,为了走账方便,富龙集团以“购买设备”的名义支付给环能瑞通。
  如此,当5台付林团队用于在赤峰进行试验的设备运抵当地时,名义上设备所有权归属富龙集团。
  同方川崎为付林团队代加工试验设备。委托同方川崎进行设备加工的单位实际是环能瑞通,双方签订了合同;进行试验测试的单位是清华大学,也是租用同方川崎的试验台,双方也签订了合同;两项费用合计超过500万元。这两笔款项理应分开支付给同方川崎:头一笔由经费代管单位清华大学拨付给环能瑞通,再由环能瑞通支付同方川崎;第二笔由清华大学直接支付。由于付林是两家课题单位的实际负责人,支付第一笔费用时他便省去了中间环节,两笔费用均由清华大学直接给了同方川崎(实际支付327万元)。
  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付林的起诉书显示,付林将由清华大学使用北京市财政科研拨款327万元委托加工的7台课题试验样机中的5台,以其个人控制的环能瑞通名义,出售给富龙方面,使环能瑞通获利380万元,案发前向清华大学退还105万余元人民币,造成科研经费损失220余万元。并由此认为付林涉嫌贪污罪。
  在付林一方看来,起诉书中表达的逻辑是:支付记录表明设备归清华大学所有,而环能瑞通又将不属于自己的设备卖给了富龙方面。付林的博士生导师江亿还打比方,付林应该把钱给付林,再支付给同方川崎,但付林把钱直接付给同方川崎,这种省事的操作为日后留下了祸根。
  景树森此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这380万元确是赞助,并非购买设备。张世钢等人也表示,设备实际使用者一直是付林团队,且该设备对于富龙方面的生产没有用处,课题试验完成后,留在赤峰的设备便荒废了。付林的辩护律师周泽也表示,他曾亲赴赤峰调查,所见与张世钢等人所言相符。
  后来,由于付林在清华大学科研账户上的资金不多,环能瑞通向清华大学账户打入105万元。张世钢等人均认为,由于付林身兼3家单位的实际负责人角色,掌握着3个科研经费账户,在发生资金往来时,的确产生了一些名义上的混乱,但每一笔钱都有支付记录和相关票据,可以证明所有花销全部用于科研,没有造成任何资金流失,不存在科研经费损失。
  付林与山西双良的合同中是否写明费用?
  海淀区检察院对付林的第二项指控为挪用公款罪,起诉书显示:付林于2011年至2014年间,利用担任研究院能源所所长的职务便利,在能源所与山西双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山西双良再生能源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西双良”)签订、履行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过程中,指令山西双良将应付能源所的600万元支付到北京华清泰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清泰盟”),其中437万元被华清泰盟用于经营,案发前已全部归还。
  华清泰盟于2010年8月注册成立,法人代表是曲燕,实际是环能瑞通的承接单位,此后环能瑞通不再实际经营。曲燕说,环能瑞通在运营管理上不太规范,出现过一些劳务、业务方面的纠纷。张世钢介绍,在环能瑞通时期,付林团队主要从事科研,环能瑞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安置课题组的工作人员,几乎没有管理可言,最初由付林一个朋友代管,后来由一位员工管理,公章等都在这位员工手里。
  2009年,付林团队在赤峰的试验工程取得成功,在热电联产行业有一定反响。2010年7月,课题的另一个示范工程在山西大同启动。张世钢介绍,这是团队第一次承接大型工程,合同资金上亿元,为了在参与建设中有一个整洁的平台,付林等人决定新注册华清泰盟来替代环能瑞通。
  2010年12月,大同的示范工程竣工投产。张世钢说,科研工作取得重大成果,至此,科研成果转化的工作才被团队正式提上日程。
  与付林最初苦苦寻求企业协助不同,此时不断有企业找上门来谈合作,其中包括山西双良。
  山西双良的母公司双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双良集团”)位于江苏省江阴市,企业官网介绍称,其为以节能环保为核心,集多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张世钢介绍,山西双良当时的业务主要是运营,设备生产的业务是双良集团在做。
  付林团队的重要成员、现任能源所所长边兵回忆说,山西双良的相关负责人陈喜报后来找到付林团队,表示其业务遍布整个山西,手头就有至少8个热电厂的余热改造权,付林对此表现出很大兴趣。2011年3月,山西双良与能源所就合作签订了9份合同。其中8份是《建设工程可研合同》,合同规定,将对热电厂一端采用相关技术增加余热回收系统;另一份是《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合同规定,将对集中供热网一端进行建设改造的可行性研究和设计。
  据边兵和张世钢介绍,签订这些合同时,可行性研究尚未完成,而这部分经费是依据工程总投资额确定的,此时不知工程总投资是多少,因此无法确定相关费用,按照行业惯例,合同中关于款项的支付方法及支付金额均为空白。边兵还说,目前在能源所手里的合同,这些地方也仍然是空白。
  2011年4月,项目的部分可行性研究工作完成,山西双良方面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能源所、华清泰盟签订了《付款补充协议》。与此同时,能源所、华清泰盟与山西双良也在就工程技术总包合同进行商讨。《付款补充协议》规定,虽然技术总包合同尚未签订,但为保证可行性研究等工作顺利进行,甲方向乙方支付技术总包合同中的可研和设计费用首期预付款600万元,而这600万元将由山西双良支付给华清泰盟。
  据曲燕等人说,日后双良方面举报,称付林要求山西双良将本应支付给能源所的600万元,支付给了曲燕名下的华清泰盟。根据起诉书,付林挪用公款的依据是,他在履行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过程中,指令山西双良将应付能源所的600万元支付给华清泰盟。按边兵的说法,《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当中并未规定支付金额,能源所手头的合同相应处为空白。
  辩护律师周泽说,他翻阅案卷时发现,由山西双良方面出示的合同上,空白处却有手写的“600万元”字样,但没有经过双方盖章确认,两份合同内容是有出入的。
  曲燕、张世钢、边兵等人均表示,山西双良支付给华清泰盟的600万元,不是依据《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而是履行后来的《付款补充协议》,用于支付可研和设计费用的首期预付款,协议规定的接收单位就是华清泰盟。
  付林在看守所中发出的书信写道:“600万元支付给华清泰盟是三方共同商议的结果,该款项是双良委托能源所、华清泰盟的技术总包中的首付款。‘600万元’在能源所与双良签订的设计合同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是双良伪造了合同!”
  付林与双良的交往旧事
  付林为何说双良伪造了合同?有何依据?如果合同确属伪造,双良又为何要这么做?付林与双良方面有什么过节吗?
  边兵说,当初山西双良来找付林团队谈合作时,除付林外,整个团队都表示反对。据他介绍,在山西的合作项目中,主设备部分差不多占了总投资额的一半,山西双良答应这部分由华清泰盟来做,“但整个团队都不认为双良方面会把这项业务让给华清泰盟,即使山西双良没有设备制造的能力,但双良集团的一项主要业务就是生产吸收式制冷设备,之前双良集团高层曾多次来找我们商谈,希望我们能在技术上支持他们生产这种吸收式制热设备。”
  张世钢补充说:“我们当时已经知道双良集团也在参考我们的设备和已经公开的专利技术,组织研制这种设备,并也在申报专利。当时山西双良表示,由于华清泰盟的产品研发能力强并且已经有了业绩和专利,而双良集团生产的设备能否达到质量要求没有保障,所以他们要委托华清泰盟生产主设备,但除了付林相信这一说法,我们谁都不信,后来达成合作也是付林主导的。”
  边兵介绍,付林团队与山西双良达成合作后,情况很快发生变化,2011年5月,“山西双良说,按照双良总公司要求,设备必须由双良方面生产,由华清泰盟提供设备参数和技术”。边兵说,“双良方面曾与付林谈合作的相关负责人,甚至对付林流露出愧疚”,但此时一些项目已通过可研评审。这个变化让付林很恼火,协商无果后,付林团队与山西双良合作全面停止。
  付林方面介绍,因合作不再继续,华清泰盟收到 600 万元后,向共同参与可研工作的3家委托设计院支付了161万元合同款,除去缴纳的税费约35万元,于2012年9月起将剩下的400余万元分批打到能源所账户。
  与山西双良的合作虽然停止,付林团队的技术仍在推广应用中。
  曲燕说,由于新技术打破了行业原有的利益格局,蕴藏着极大的经济利益,一直以来就遭人嫉妒甚至威胁,“就像一些人说的,付林就是个抱着金娃娃的小孩”。
  2011年9月,华清泰盟与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北京源深节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源深”)合资成立了北京华源泰盟节能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华源泰盟”),由北京源深控股。曲燕说:“商务和管理实际上是交给了他们。”
  2014年6月,北京源深将所持华源泰盟股份挂牌出售。曲燕说,由于此前在公司管理方面出了不少岔子,付林疲于商业上的应付,所以也准备把股份卖掉,不再涉足。她说,此时双良集团的人又出现了,要求他们把公司卖给双良。
  2017年8月,付林在看守所中发出的书信中写道:“2014年以来,江苏双良公司副总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7 00:12 , Processed in 0.28125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