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乔晓阳忆人大“五次释法”

2018-12-23 21: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中新社北京12月22日电 (记者 梁晓辉)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立法工作全面恢复的第40年。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

  中新社北京12月22日电 (记者 梁晓辉)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立法工作全面恢复的第40年。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在北京接受集体采访,回忆全国人大对特区基本法的“五次释法”及所起作用。他并对最近一次释法表示,“香港社会正气抬头了”。

资料图: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
  乔晓阳说的第一次释法是1996年6月,是对基本法第22条和24条的解释。当时出现了一个居港权案件:一个人在内地生了两个孩子,当时他还不是香港居民,后来他到香港住满7年,成为香港永久居民。根据终审法院判决,这两个孩子也成为港人。
  “当时特区政府算了一笔帐,按此判决,内地将有167万人都可以成为港人。”乔晓阳回忆说,“那时候香港才600万人,一下子进来167万人,想想香港社会的压力会有多大。”
  他说,董建华作为时任香港行政长官向国务院写报告反映终审法院判决后特区面临的困难和问题,要求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释法的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释法明确,只有成为港人以后所生的子女才是港人。
  乔晓阳说:“人大这次释法,遵循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得到了香港广大居民的热烈拥护,香港社会大大松了一口气。它稳定了香港社会秩序,维护了香港的繁荣稳定。”
  第二次释法在2004年4月,是对基本法附件1第7条、附件2第3条进行解释,是关于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修改程序,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改程序。
  他说,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把“如需修改”谁认为需要修改解释明确了,是中央认为需要修改。“这个解释的意义在哪里?它不仅仅是管一次的,而是管长远的。”乔晓阳说,因为基本法的解释和基本法条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它是基本法条文的延伸,香港政制发展,五年搞一次,这个“五部曲”的规矩立下来了,今后每次政改都要按此程序进行,这样中央对香港的政制发展自始至终都掌握了主导权。
  第三次释法在2005年4月,对基本法第53条的解释,是关于补选产生的行政长官任期问题。“当时董建华因病辞职,曾荫权接任,通过补选选上了。”乔晓阳说,这带来一个问题,董建华第二个任期是2002年到2007年,那么2005年补选一个行政长官,他的任期是多长时间?是一个新的五年,还是剩余的两年?这在香港引起很大争论。
  乔晓阳说,香港当时出现所谓的“二五之争”,已经严重影响到行政长官产生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对53条进行了解释,明确了是剩余任期,保证行政长官的顺利选出,也维护香港稳定。
  第四次释法是在2011年8月,对基本法第13条、19条进行解释。
  乔晓阳说,第13条规定中央负责管理与香港有关的外交事务。19条规定香港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没有管辖权。人大常委会通过解释这两条,明确香港法院对外交事务无管辖权,要完全遵循、适用国家的国家豁免规则和政策。
  “这个事情对香港社会来讲没有太大波澜,人大释法后包括法律界在内社会很平静。”乔晓阳说。
  第五次释法是2016年11月对基本法第104条进行解释。104条是对特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立法会议员、法官宣誓的规定。
  “2016年一些宣扬‘港独’的人参选立法会,有些新当选的议员在宣誓时搞了很多很不像话的行为,完全失去了宣誓的严肃性。”乔晓阳说,为了有效打击和遏制“港独”活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正确理解和执行基本法,促使了这次解释。
  乔晓阳说,我认为,这次解释最重要的一条是确定“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既作为法定宣誓内容,也作为参选或担任这些职务的法定要求和条件。
  “你要参选,选民就会拿释法标准衡量你够不够格。”乔晓阳强调,这次解释非常重要,而且这次解释以后香港的局势发生很显著转变,法院剥夺了那几位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资格,“香港社会正气抬头了”。(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3 07:29 , Processed in 0.203139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