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问情

2019-1-2 21: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 评论: 0

摘要: 我等你,在原地。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是一段没有说出的爱,我也未来及哭泣,我们便匆匆分别。临别时,她和我一起去放烟火,自此一别,便是四年。其间,我与她再无见过,也无联系。四年来,我常常跑到 ...

我等你,在原地。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是一段没有说出的爱,我也未来及哭泣,我们便匆匆分别。临别时,她和我一起去放烟火,自此一别,便是四年。其间,我与她再无见过,也无联系。

四年来,我常常跑到当年和她一起放烟火的地方,等她,却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落泪。期间,虽然我天南地北闯,但不过我是清楚幸福的所在地的,每到这年的这个时候,我便会回来,等她。

我见到她的那天,已是整整四年了。那时正值初夏,流云从湛蓝的天空滑过,院子里的梧桐叶正值碧绿,在风中沙沙作响。我恍恍惚惚听见蝉儿的嘶鸣,我知道有人读懂了我的思念,那一刻,我竟有从未有过的喜悦。

四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我一直呆在失恋的堡垒里,我期待着有一天思念能冲破堡垒,飞向她的心房。很快,这样的煎熬就结束了,整整四年的心事在见到的那一瞬间化为乌有。四年了,我时常去想象,去模拟我们相见的情景,却独独漏了这一幕,她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挣扎与痛苦,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前世的烟,也许是今生的缘,错在今生相见,人生一世,情之一事,何许?那时的我还不谙情事,每天规规矩矩地上课,闲暇时就写作,看书,缘何你要闯入我的世界,打破原本平静的生活,归咎一字:情。

爱哪里需要有所准备,它总是不经意间便闯入你的生活,让你猝不及防,就像不知道天什么时候会下雨,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扬尘?就连爱情故事的主角,我们也不能预测何时会恋爱?或许那年,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是因为这里缺了一块,而她恰好是唯一能够添满它的人而已。

而我们似乎也正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触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此给了自己一个漂亮的包袱。人们常说,只要有缘,不分早晚,遇见就是最美的事。我很庆幸,在最美的年龄遇见最美的她。我时常一个人会这样想,即使我们没能走到最后,我也不会心存遗憾。谁知,不幸言中,相遇了,分开了。那时候想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卿,现在只剩下念想。曾经来过,曾经爱过,最后还是败给了现实。

她来过,走了,而我却一直记得。若当时只是年少不动于心,何其哀痛至今。我只是她生命里的过客,而她却永远住进了我心中。

四年前的那个夜晚,最终我还是没能留住她,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中。四年了,我瞒着所有人偷偷爱着她。

四年来,我一直坚持写诗,久而久之,写诗成了一种习惯,我把我们的点滴写了进去。到现在这样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在每个无助的时候,关于她的回忆总会填补我心灵的空缺。

前段时间我从朋友那听到了关于她的事,听说她最近过得不好,她爱的那个人离开了他。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也许我优秀得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宠爱,却还是赢不了一个什么都远不如我的他。但我还是决定去见她一面,临行前的夜晚,我的心情极其复杂。

第三天,我到达了她的城市,去到了一个她大概住的地方。由于不确定她住哪栋哪层,我便向周围的人打听。幸运的是,我只询问了四人,便得到了她确切的住址。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这样再见的情形,曾无数次想象过。开门的一刹那,我惊呆了,她住在一个并不大的房子里,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身旁只有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可能是她的朋友,我并没有细细索问。

其间,我们谈了很多,她说:她离开那以后,便遇到了他,他对她很好,只可惜后来自己生病,他才逐渐陌生了自己。当谈起当年我们的往事,她还不时脸上露出微笑。

最后,我将走时,她对我说:当年,我是爱你的,只是一直没能说出口。此生能够遇到你,并喜欢上你,那是我的荣幸,可此生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她却不知道,我当年也爱着她,只是一直未能说出口。

她让身旁的女孩递给我一封老旧的信,她说:这是一封当年未寄出的信,这些年她一直放在身边。

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今晚我在火车站等你,我有事跟你说,直到最后一刻。

我看着她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挣扎与痛苦,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我默默地 走了出去,在掩上门的那一刹那,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我在另一座城下一篇:最后一站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3 11:01 , Processed in 0.234382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