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他们才是真正的“跑男”

2018-12-29 23: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在武汉有一群“跑男”,他们不是综艺节目里的跑男,在奔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粉丝,不会有聚光灯。他们就是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的医生们,他 ...

  在武汉有一群“跑男”,他们不是综艺节目里的跑男,在奔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粉丝,不会有聚光灯。他们就是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的医生们,他们的奔跑是替要做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获取、护送一颗鲜活又宝贵的心脏,人们称他们为“护心跑男”。
  
  一段真实“奔跑”经历
  最近,一部叫做《护心跑男》的微电影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影片中全部出演医生都是武汉协和医院“护心跑男”团队的成员。
  2015年开始,我国心脏移植全部实行脑死亡自愿捐献,因此供应心脏获取的时间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部微电影讲述的就是医生刘隽炜和他的助手一段真实的“奔跑”经历。
  
  接到捐献信息随时出发
  据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刘隽炜介绍,那天他在家跟儿子过生日,刚刚开始电话就打过来了,大概晚上7点快8点钟,通知马上出发。
  
  凌晨一点左右,刘隽炜和同事赶到医院,详细检查了供体的情况,初步评估后判定符合捐献条件,准备第二天早上获取心脏,但就在进手术室之前,病人家属却意外反悔,拒绝捐献。
  就在他们汇报了这个情况、准备空手返回的时候,突然又接到山东一家医院的信息,称那里有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供体。
  “跑男”立刻调转方向,向山东出发,成功获取心脏后,他们要在第一时间将这颗宝贵的心脏带回武汉。但是,当天从济南飞往武汉的航班已经没有了,而供心的有效时间要求十分严格,容不得半点耽搁。
  
  争分夺秒的6小时
  在医学上,从供体心脏,经过心肌保护液的灌注停下来不跳的时候开始算起,一直到手术后供体心脏在受者体内恢复跳动为止,这中间的时间不能超过6个小时,这就是器官移植的冷缺血时间。
  
  刘隽炜介绍,从山东的医院取下来以后,到机场算一个小时,飞机上大概两个小时,然后从机场再到医院又一个小时,加起来4个小时就已经过去了。移植手术可能还要一个多小时,实际上在路上能留给他们空余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时间是非常紧急的。 当时武汉协和医院出面向航空公司求助,经过协调,南方航空公司决定将飞机临时备降武汉,帮助这群“跑男”将心脏护送回医院。而在从机场到医院的路上,“跑男”们又遇到了晚高峰,当地交通广播紧急呼吁车主为他们乘坐的救护车让道,交警更是一路警车开道,让这颗心脏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唯一慢下来的环节:默哀
  整个“护心”过程分秒必争,但只有一个环节,“跑男”们却要主动慢下来,那就是“取心”手术之前,对捐献者的默哀。
  
  △默哀现场
  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 王国华:
  我们每一次都有仪式,我们每一次都要默哀就是表明对捐献者的一个尊重,对他们表示敬意。
每年100次奔跑 四分之三的手术通宵完成
  这段旅程只是“护心跑男”团队众多经历中的一次,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平均3天一例心脏移植手术,每年给100多个家庭带去生的希望。100个希望的背后,意味着有100次这样的奔跑。四分之三的供心获取手术是通宵完成的。
  △医师晚上12点47分刚做完手术
  这样的频次和强度,很难想象团队的所有成员都是兼职做“护心跑男”,他们所有人都是医生,门诊、手术、查房……平时工作本就紧张,在接到任务后,临时抽调,“跑男”们都是利用休息时间去“取心”。
  
  △航线图
  这是“护心跑男”中一个人一年的飞行轨迹,这还不包括他乘坐的火车、汽车等其他交通工具,这群“跑男”每年奔走的里程有20万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5圈。
每一次奔跑都是“负重前行”
  “跑男”们每次去“取心”都要带上三个大箱子,一个装手术器械的箱子、一个装心脏的箱子和一个灌注心肌保护液的手摇泵。三个箱子加起来好几十斤重,他们每一次的奔跑都是“负重前行”。
  
  即便是这些特制的非常结实的箱子,因为跟随主人出差次数太多,也被跑坏了好几个。遇到一些没有电梯的火车站,几个人只能肩挑手扛。
  流过汗,也挨过冻,吃饭去的是机场、高铁站的快餐店。睡觉要找离“取心”医院最近的旅馆,有时候干脆在汽车里凑合一晚。遇到极端情况,他们绞尽脑汁,为了争分夺秒,想到的办法哪怕再离奇的也都得试一试。
  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 刘隽炜:
  2013年武汉有一次下暴雨,到了高铁站门口,发现前面的广场全部淹了水,大概有齐腰深。没有办法,郭超医生带着他的团队在旁边租了一个小木筏子,划送到站台上去了。
  
  荣耀时刻:心脏顺利复跳
  “护心跑男”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哪怕再累,取回心脏后总要待在手术室,等待手术结束,看到心脏在病人体内开始跳动的那一刻,他们才会离开,这就是属于他们的荣耀时刻。
  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 刘隽炜:
  我觉得整个过程中最让我如释重负的,就是当这个心脏顺利复跳了,并且到最后终于很顺利地撤离体外循环机那一刻。我所有的压在心头的这些,像一块大石头彻底落地了。
  
  这个三岁小男孩宗镓辉,因为反复心衰导致昏迷,被送进医院,随时可能死亡,心脏移植是唯一的希望。目前这个孩子已经做了心脏移植手术,而给他取供体的就是刘隽炜医生,手术很顺利。
  在这群“跑男”的故事中,也有很多社会的力量在帮助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奔跑,比如航空公司、铁路部门、交警等等,所以这一年多来,取回供心的时间已经从原来的6个小时提到了5个小时左右。
  
  “奔跑”路上的每一分钟,对患者来说意义都非常重要。医者仁心,仁者济世,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生命,他们的职业价值在奔跑中闪光。护心跑男,是为爱奔跑、为生命奔跑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0 23:13 , Processed in 0.187504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