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脱下军装从兵到民:他们仍是最美逆行者

2018-12-29 23: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脱下军装 退出现役 从兵到民 他们仍是最美逆行者 即将过去的2018年,对于中国消防来说,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年。2018年10月9日,1

  脱下军装 退出现役 从兵到民
  他们仍是最美逆行者

  即将过去的2018年,对于中国消防来说,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年。2018年10月9日,17万公安消防官兵脱下军装,集体退出现役,和武警森林部队一起转制后,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
  什么是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北京消防在2018年的表现,或许能从一个侧面回答这一问题。火场、洪灾、高山、深水,大到突如其来的天灾,小到百姓家里的急事,消防指战员永远向着危险前进。退伍不褪色,他们依旧是最美的逆行者。
  ■顶层设计
  公安消防部队转制
  根据中央改革部署,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转制后,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建设中国特色应急救援主力军和国家队。
  10月9日,公安消防部队集体退役,移交应急管理部,在中国实行了53年的消防现役成为历史,消防队伍将作为应急管理部的应急骨干力量继续肩负使命。同时,消防队伍的人员编制也从现役转为行政编制。
  10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救援衔条例》实施,这是国家为消防救援队伍建立的专门的衔级制度,消防官兵成为消防指战员。
  北京消防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首都消防救援队伍承担着维护首都公共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的重要职责,首都消防指战员正加快实现从处置“单一灾种”向“全灾种”“大应急”转变。
  这一转变,在2018年已经开始。
  ■警情变化
  一降 一平 一升高
  记者从北京消防总队获知这样一组数据,2014年至2017年,市119消防指挥中心每年接警出动都超过4万起,其中接报火警从4961起下降到4085起,抢险救援类警情从9300起到9444起,社会救助类警情则从10675起上升到11699起。
  北京消防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最近几年的接处警总量基本呈现出“一降、一平、一升高”的态势,即:接报火警量呈下降趋势、抢险救援类警情基本持平,而社会救助类警情持续升高。
  回顾今年的数据,2018年以来,市119消防指挥中心累计接处警42107起,其中接报火警3226起、抢险救援类警情9295起、社会救助类警情13188起。抢险救援和社会救助已成为消防部门的重要任务,合计占到上述三类接处警总量的60%以上。
  北京消防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反映出消防救援队伍的职责任务一直在不断拓展和延伸,不光是灭火、防火,更大的一块儿任务是承担“重大灾害事故和其他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的应急救援工作”,而这一部分,恰恰是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的要求。
  记者的盘点,将从灭火救援、抢险救援和社会救助三个方面进行。
  ■灭火救援
  爬上25楼 救下祖孙三代
  灭火救援是消防部门的主业,也是消防指战员面临的最危险、最紧急的救援工作之一。
  今年6月26日凌晨1点多,北京市丰台区鹏润家园一栋居民楼的25层发生火灾,多人被困。丰台消防支队西客站特勤中队出动三辆消防车,20名消防指战员赶赴现场。副中队长刘洪顺是这场火灾救援的现场指挥员。“电梯停了,我们是爬上的25楼。”刘洪顺回忆说,当时穿着灭火战斗服,背着空气呼吸器,抱着水枪水带,全套下来七八十斤,“爬上25楼体能就基本耗光了,但一想到屋里还有人,顾不得难受就赶紧冲了过去。”
  刘洪顺说,当时的25层楼道里充满了烟雾,2502室还有三人被困。“这家有一名老太太和她的儿子以及两周岁的小孙子。他们原本想开门逃出去,但烟一下子涌了进来,就被堵在屋里了。”
  刘洪顺立即安排一名消防员守护三人,并把一个备用面罩给孩子戴上,搀扶着老人、抱着孩子下了楼。
  灭火救援结束后,刘洪顺摘掉头盔,头发湿透贴在了脑门上,脸上写满疲惫,这一瞬间被居民手机记录了下来。在网上,网友都被刘洪顺坚定的眼神所打动:“帅!这才是英雄本色,看到他的眼睛,心里就有了安全感。”
  ■抢险救援
  搭建生命通道 营救33人
  今年7月中旬,北京市多次遭遇大范围的强降雨,在2018年“7.16”和“7.22”抗洪抢险中,北京消防全力以赴,千方百计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7月17日上午,密云区冯家峪镇西白莲峪村鹿鸣山居遭受暴雨袭击,道路尽毁,断水断电,33名游客被困。密云消防支队10名消防指战员火速赶赴现场,来自支队司令部的政治协理员刘东也参与了这场救援。
  “消防车只能开到村口,我们携带救援绳索、卫星电话等装备徒步前进。”刘东告诉记者,消防员徒步6公里多,穿过3处急流,一个小时后,抵达了被困人员所在地。
  “‘看见你们真是太好了!’游客们看到我们情绪很激动。”刘东回忆道,被困人员中还有一名孕妇,消防指战员为她及体弱者穿戴上了救生衣。“河水又凉又急,最深的地方都到了大腿根。”刘东说,几名消防员在河两岸打好支点,利用绳索打通救援通道,其他消防员立在急流中间做好保护,“像接力一样,我们把人护送过去,再把他们的行李扛过去。”仅用3小时,消防指战员成功转移被困的33名人员。
  ■社会救助
  山岳救援难度升级
  2018年截至目前,市119消防指挥中心累计接报社会救助类警情13188起,比火警和抢险救援类警情的总和12512起还要多。
  社会救助类警情的逐年增多,反映了市民群众对消防救援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增多。从救猫救狗到开门开锁,从取一枚戒指到摘一只马蜂窝,从交通事故到安全生产事故,从水域救援到山岳救援,2018年的北京消防很忙碌。
  在种类复杂的社会救助警情中,最难的当属山岳救援。2018年,怀柔、房山、门头沟、海淀等地,频繁发生驴友登山遇险事件,这些地区的消防中队,尤其是辖区内有山岳的中队,在肩负灭火和抢险救援任务的同时,都在着力提升自己专业山岳救援的能力。
  今年5月26日,一名驴友在海淀区凤凰岭失联,这次搜救成为海淀消防支队凤凰岭中队建队以来持续时间最长,搜索范围最广,可用线索最少的一次山岳救援;今年国庆期间,怀柔消防支队在两天内四次出警,成功处置了四起游客、驴友登山被困事件,消防员通过绳索、担架等器械,在悬崖上完成了一次次高难度的营救;今年10月21日,一名驴友在房山区十渡镇峰儿峪山上不慎坠落受伤。房山消防支队联合区公安分局、蓝天救援队,并在直升机的配合下,将被困者营救下山。
  展望2019年,北京消防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会对标应急救援主力军和国家队的职能定位,瞄准北京超大型城市应急救援实战需要,按照‘一专多能、多能一体’的要求,苦练各类灾害事故救援本领,加快推进高层、地下、大跨度空间、石油化工灭火救援专业队伍建设。”
  本报记者 张宇
  通讯员 饶继猛摄 J22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7 21:30 , Processed in 0.250005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