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谣复苏大片崛起 这几年中国文化经历了什么

2018-12-29 21: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民谣复苏,重回白衣飘飘的年代 2015年至2017年,大众文化走过了一些相似的痕迹:同为民谣的《南山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民谣复苏,重回白衣飘飘的年代
  2015年至2017年,大众文化走过了一些相似的痕迹:同为民谣的《南山南》和《成都》,分别在2015年和2016年走红,“中国新主流大片”《湄公河行动》《战狼2》在2016年、2017年相继成为爆款,这期间,《平凡的世界》《欢乐颂》《人民的名义》《白鹿原》等现实主义题材剧作成为热播剧,《三体》《北京折叠》获得读者和雨果奖认可,表明中国科幻小说进入一个新阶段。
  本报记者 倪自放
  民谣复苏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2015年年初,这首《南山南》在专业音乐奖项评比中获得“年度民谣单曲”,其时,《南山南》已经唱遍大江南北。
  民谣在上世纪90年代是乐坛备受关注的类型,《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等歌曲一直流行到现在,其后,民谣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沉寂。今年在电影《无名之辈》中被唱响的《瞎子》,2011年前后曾在网络上流行,“我难在,喝不到酒……”的吟唱,当时并未引起广泛的关注,《南山南》是时隔多年民谣在网络和现实同时流行的作品。
  《南山南》2015年走红时已并非新歌,多个演出现场的大合唱足可说明歌曲已经深入人心,就连吉他谱也早就遍布网络。作为音乐人马頔的代表作之一,《南山南》是其诗歌才情和旋律天赋的完美融汇,千帆过尽的沧桑感怀被吟哦成诗,质地纯净的词句经音符点化、器乐相协,一经唱出,所有悲戚、怅惘与惶惑,顿时蕴藉而浓烈。
  一曲《南山南》无法证明民谣的复苏,而赵雷2016年年底发布、2017年走红的《成都》,与《南山南》一起开启了民谣复苏的合唱。
  北京娃赵雷一手包办了《成都》的词曲唱。写这首歌,其实赵雷的理由很简单,想表达对这座城市的记录和留恋。“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成都’,它是珍藏在心里的回忆。”这是赵雷写给成都的一首情歌,成都也是他热爱的第二故乡。而对更多的歌迷而言,成都只是个异乡,但《成都》里那种回忆和留恋的情绪,与每个歌迷心心相印。
  新主流大片崛起
  2015年《夏洛特烦恼》,2016年《湄公河行动》,2017年暑期的大爆款《战狼2》,这些在普通观众和专家眼中都是“好片”的电影作品,表明近年来学界提出的“中国新主流大片”已有广泛共识。
  什么是“中国新主流大片”?从《湄公河行动》《血战湘江》《空天猎》到《战狼2》,这些影片相继以精良制作、精湛创作、个体价值与国家使命结合的主流价值观,为新时代的中国主旋律电影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业内专家赋予了此类影片新的定义——“新主流大片”。
  在影片类型上,《湄公河行动》《战狼2》等都是战争片、动作片、惊险片、超级英雄电影等多种类型的融合,《夏洛特烦恼》则是喜剧类型的新尝试。在工业制作方面,上述作品都是遵循电影工业制作流程和体系标准生产出来的成熟商业大片。取得56亿票房的《战狼2》,不仅对英雄主义进行了全新的诠释,而且在一部非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电影中出现的炮火连天、坦克漂移、军舰发射导弹、弹弹到肉以及刀刀锁喉的镜头,也让该片在内容和制作上都不输好莱坞超级大片。
  从2015年至2017年的电影市场实践看,中国新主流大片的复制已不是问题。从2009年的《建国大业》到2011年的《建党伟业》再到2017年的《建军大业》,三部影片一脉相承,制作手法不断进步。从《战狼》到《战狼2》,新主流大片水准更上一层楼。从《智取威虎山》到《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博纳出品的新主流大片越来越受到认可。商业类型片方面,陈思诚在《唐人街探案》之后推出《唐人街探案2》,陈思诚的“探案电影宇宙”形成雏形。
  2015年至2017年《湄公河行动》《战狼2》等大片的探索,随后被证明新主流大片不仅可复制,而且进入良性循环的制作。2018年年初,《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取得口碑和票房双赢,林超贤执导的《紧急救援》正式开机,中国新主流大片向好态势明显。
  现实主义剧作回归
  从2015年年初的《平凡的世界》,到2016年的《欢乐颂》,再到2017年的爆款剧《人民的名义》《白鹿原》,足以让我们为现实主义剧重回荧屏点个赞。
  什么是现实主义剧?现实主义剧不仅是题材类型,更是一种创作态度。一段时间以来,荧屏玄幻仙侠霸屏、偶像剧当道、婆媳剧受宠,现实主义电视剧一度被人遗忘。这些玄幻、虚浮的剧霸屏,距离现实越来越远,这也是荧屏上有些电视剧一度浮躁和浅薄的原因所在。
  一大批现实主义大剧的回归,并且取得口碑和收视率的双赢,甚至成为了爆款,这是电视剧制作生态向好发展的一个表现。演员片酬畸高导致制作费用比例的降低,一段时间以来是电视剧制作领域最被人诟病的地方。《人民的名义》会集了三四十位国内大腕演员,不过该剧演员的片酬却不到投资的一半,演员片酬和制作费用重新回到四六开的合理比例,大部分演员为了这个好剧本主动要求参演。
  “流量担当”的小鲜肉演员没演技,演员不深入生活靠“抠像”拍剧,这是一个时期以来电视剧背离现实主义的主要表现。让人们欣慰的是,在史诗大剧《白鹿原》的拍摄过程中,演员走向生活体验生活的传统,被重新采用。在《白鹿原》拍摄前一个月,所有主演在该剧主演兼艺术总监张嘉译的带领下到白鹿原体验生活,白天男演员下地干活,割麦、挑水,女演员就在家纺线、做饭,完全复原当时白鹿原上那个小村落的样子,晚上聊聊剧本,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进入状态。把演员号召起来一起体验生活,这是大部分剧组二十年前的好传统,这样的好传统,与现实主义剧一起回归了。
  随着表现中国现当代社会变迁、展现中国传统伦理价值理念和社会变化的现实主义电视剧陆续播出,当代题材或者说现实主义手法拍摄的电视剧成为中国电视剧的创作主流,只有表现社会生活的新发现,紧贴时代情感,电视荧屏的作品才会有美誉度、好评度,并最终转化为市场的满意度。
  科幻小说走出国门
  2015年以来,中国科幻小说开始获得较高的国际声誉,在读者中的认可度也在逐步增高。其中比较突出的作品是刘慈欣的《三体》以及郝景芳的《北京折叠》。
  2015年8月23日,第73届雨果奖在华盛顿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第一部英文版获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也是中国科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雨果奖被称为“科幻界诺贝尔文学奖”,国际声誉度较高。2016年8月,中国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
  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又名“地球往事”三部曲)由《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三部小说组成,被称为硬科幻小说。作为技术狂的刘慈欣,在小说中将他笔下的星球一遍遍地摧毁,又一遍遍重塑。人类挣扎在他的目光下,试图在他冷酷的理性思维中寻找最后一丝丝希望。刘慈欣在《三体》中显然戳破了某些人习以为常的温馨梦幻。常识和逻辑在刘慈欣的小说里不是失效就是扭曲了。然而不得不承认,他这种技术狂特有的冷酷具有非凡的吸引力。第一部《三体》最初在2006年5月到12月的《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取得较好反响,于是出了单行本。在2015年8月获得雨果奖时,《三体》三部曲在国内总销售量已经超过100万册,获得了读者的认可。《三体》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科幻小说,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同为科幻小说,《北京折叠》代表了中国科幻小说的另一个方向。《北京折叠》中设定了三个互相折叠的世界,整个城市的空间和时间双重折叠,意象恢宏。《北京折叠》表明,科幻小说的“科学”不应仅仅是狭义上的科学技术,也应包括人文科学部分。《北京折叠》中构筑的折叠城市背后,其实是作者郝景芳对于这个世界的独立、严肃的思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地图|Archiver|手机版|南京桑拿,南京最大的夜网信息和夜生活论坛.  

GMT+8, 2019-5-24 19:26 , Processed in 0.765640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南京桑拿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